促进社会发展的创新模式

演讲者:Mr. Paul Carttar

大家早上好!非常高兴来到这儿,我想大家还醒着吧,还有能量吗?因为很快要吃中午饭了,大家可能饿了,希望大家能够觉得我的发言是有意思的。今天早上我们讨论的要点主题是现代公益慈善事业发展之新任务、新特点,我们今天要讲一下慈善。总的来说我们现在有一个很大的变革,就是个人的资本怎样发生社会性的影响,刚才Andrew讲到了公益创投的情况,但是我们不能忘记公益的角色,而且还有就是大家看到一个新的发展情况是怎么样,这是很有意思的讨论点,这是我今天要讲的内容框架和背景。现在讲一下背景情况,就是我们的大环境,我要讲三点我们基金会能够做的事情,我们怎么样能够提高影响力。以前只有两个方式,一个是投资公司,要么是投资到公益项目上,就是慈善捐赠,这两个能够提高影响。但是过去几年发展当中我们看到有新的方法使得人们可以通过新的方式去做资本或资金的投入,造成社会影响。讲一下这些方式,当然了有很多方式,现在我不讲这些,我们看到有这么多新的投资的方式和方法,但是大家不要忘记公益慈善。我要讲的就是公益慈善,有几个原因,首先就是慈善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在左手边你可以看到,事实上在慈善的投入,就是慈善的捐款大概只是达到100亿到500亿美元,在全球的投资大概只有600亿左右,我们就算它有1000亿吧,也不高,我们讲到慈善公益在右手边的这个柱状图,代表的是美国一年的慈善投入,每一年大概平均是3500亿的公益慈善,全球来看总投资应该是上万亿的。

除了钱的总量以外,慈善公益还有一个非常独特的要点,而且这点很重要,它是一个变革发生点,我们的慈善公益是有能力创新的,因为我们能够有能力把眼光放的比较长,而且在内和在外都能够把长期的效果实现,我们有这个能力,为什么呢?因为这些钱是个人想要捐赠出去却不冀望有任何利益回报的这部分钱,可能唯一的回报就是社会的回报,社会影响力上的回报,所以在这些方便我们发现公益慈善事实上是在自己挑战自己,要更加有附加值。首先,我们把它叫有催化剂式的情况,就是一个公益慈善的发展情况,我们有新的方法去获得资金、获得捐款跟拨款。第二点是要把资本的风险降低,当有钱进入的时候把它做一个慈善公益的投入,我们要看这种投入跟普通的金融投资是不一样的,投资者、捐赠者是希望能够有社会性的回报,社会影响力上的回报。现在很多的基金会的投入就是公益性的捐赠,它要投在什么地方才能真正行之有效,这是基金会要考虑的。

我给大家两个例子,不用详述,因为你会感觉到到底是什么情况,我给大家一个总的视角,就是工业慈善能够造成怎样的社会性影响,这个例子是解决毒品问题的,在美国有很多的毒品问题,当然在中国、在其它国家也有这方面的问题跟例子。举一个美国的例子,这些是个人的投资者,他们可能是很成功的大款、富翁,他是在蒙大拿州,了解到蒙大拿州青少年的毒品源非常多,所以想做事情帮助他们,做了什么呢?他们做了一些研究,了解到他可以支持一个很大的宣传活动,可以是两到三年的这样的支持活动,当中它的投入是五百万美元,他请了好莱坞的明星和记者、名嘴们参加这些活动,你可以看到最终的结果是怎样的。青少年了解这个大麻的吸食对他们会造成的负面影响跟伤害,从25%到90%。大人来说,从40%多到60%、70%。所以说一个人、一个项目就能造成很大的社会影响。

还有巴菲特的基金会,大家可能了解沃伦巴菲特是很出名的投资者,他们想去降低未成年人特别是青少年的意外怀孕率,首先他们先做了一些研究,花了两千万来做学术研究,在避孕角度来做研究,还继续投入了一亿美元在两个舟的不同社区的医疗机构,告诉他们怎么样帮助年轻人做避孕。他们还花了7400万来做这个产品的研发和制作,所以只有在这一个舟做试点的时候,年轻女孩的怀孕率降低了40%,他们有了新的产品,这个新的产品已经上市了,所以这个基金会他们自己做了这件事情,他们不用向任何人负责。还有就是怎么样去风险化,这些基金会可以做的更好,他们使用自己的资金帮助这些想要去做资金捐赠的人来善用他们的善款。

我后来其实还加了一些信息进去,想强调我们刚才讲到的这些会对社会造成影响的资金的投入,事实上我们是可以劝说或者吸引那些愿意投入资金的人,这些人可能已经准备好说这些钱他可以投出去,但不指望他能赚钱,能够吸引更多这方面的资金,就能够投入到公益慈善的投入当中去,很多的基金会已经学习到一点,就是他们可以参与到去风险化的过程当中来。有三个例子,这些基金会适时的参与到这些项目当中来,一个是澳大利亚的例子,一个基金会投入了四百万的美金,后来吸引到一共达600万美金的投入。另外一个是在非洲坦桑尼亚的项目,最好的项目还是在美国,有一组基金会,一共投了750万美金的善款放上去,这些钱他们不打算要回来,这750万美金改变了这个项目的属性,而且最后吸引了1.25亿美金,1.25亿美金他们没打算不拿回来,但是他们认为风险是可以接受的,所以他们愿意支持这个项目,这就是我讲的减风险的做法。现在基金会这么做的不多,但是还在增加,因为他们可以看到它的回报。最后就是利用这些善款和捐赠,还是美国的数据,之前我们讲到每年善款在美国有3500亿美金,这3500亿美金在美国大概有500亿美金来自于基金会,就是慈善基金会,这是每年捐助的钱,他们在银行里或有7000亿美金,通常基金会的做法就是分开对待,700亿放在美国银行,这是需要回报的,这些钱是要赚钱的,然后把赚到的钱放到另一边,对社会试图造成影响。很多基金会意识到这个不对,这7000亿美金其实对于社会的影响和那500亿美金的作用几乎是一样的,我对基金有百分比的统计,现在这些基金会可能还并不多,大概25%、30%的大基金会并没有把太多的基金投入到慈善,只有5%、10%之类的投入到社会影响力基金中。

有两个案例跟大家分享,有一些基金会做出努力,就是把本金也投入到慈善的用途,就是我们之前说的数据,500亿和7000亿的关系,第一个是这个基金会是来自于英国,叫做Fairbairn基金会,它的善款是8.69亿英镑,他们创造了另外一个基金,专门用于社会影响力的,这是刚刚开始,就是2900万的英镑,占基金池的3%,这就是基金会一般的做法,就是用这么小一部分的钱做慈善,他们有具体策略怎么来部署善款。看到了一些非常好的结果,而且他们继续会这么做,他们认为这对于未来的项目会有更好的影响。

反面有一个极端的例子,另一个基金会比较小,他们的基金池大概是2.9亿美金,他们把百分之百的资产都用到他们的项目中,现在用了70%,他们有一个资本的部署团队来完成部署,现在他们的捐赠和投资已经不区分了,他们拿到一些方案,之后想办法找出来哪一个能够最大化的推动他们的使命,70%的资产都已经跟这个策略对标。过去几年回报是4.3%,总的投资回报率也不过是7.1%,所以可以看到有财务的回报,目前来说财务上虽然他们做出了牺牲,但仍然还是很健康的回报,所有这些故事都是大致讲述一下现在的情况,这里我们今天的主题就是“新任务、新特点”,我们知道这些基金会比较老、比较官僚化,一成不变,其实大多数情况下确实是这样,但也并不一定是这样,还是有很多人要做很创新、有影响力的事的,这是慈善公益,其实对我们来说都是这样,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要确定清晰的定义你的社会影响力,你想要做成怎样,你是基金会还是社会投资者还是公益投资者,第一步都是要这样做,基金会或者是慈善家一定要有开放的心态,要了解所有战略的选择,就像之前讲的这个项目,它是非常开放心态的,要开笔关键技能支持你的使命。为什么基金会不会把本金用于慈善,是因为公司的普通的员工他们并不懂得如何管理这些慈善方面的资金,短期这是一个借口,但长期恐怕这不能是一个借口,如果你相信这样的策略就不能再这样做了,要开发关键的合作伙伴,这绝对是最重要的一点,任何情况下都是如此,所有这些例子都表明如果基金会能够自己完成事情的话,那一定是必输无疑,一定是没有什么影响力的。基金会能做的就是说跟别人合作的时候才能发挥最大化的效能,之前的例子都讲到了,还有就是应对监管的障碍,有时候他们会阻止基金会投资某些领域,我们要应对的就是要测量社会的影响,尤其是对于财务指标有影响的时候,如果你要用本金的话肯定是要权衡,你不可能说用本金投入到社会影响力基金又想获得这些正常业务投资的高额的回报,所以这两者都有投资的话你就不太清楚,所以我们的社区也要做的更好,帮助社会影响力投资者以及基金会都能获得相应的投资的回报,同时要了解它的复杂度。穿着西服的人就是我们,拿着长长的杠杆,如果我们能做好我们的工作,就会得到大家的尊重。


资料下载(资料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批准不得转载)